Skip to content

病後日記(7)手術前後的心境轉折-3

2011 年 08 月 31 日

住院第一晚

在醫院裏陪過夜的經驗不少,這卻是第一次自己躺在病床上過夜。其實病床真的比陪睡床好睡多了^_^

關於長庚B醫師

「長庚B醫師」,在週六有看診,白髮蒼蒼,看起來資歷應該也算老鳥了吧! 等在候診室外面的我,心裏頭七上八下,好想趕快輪到我,又好怕會聽到更嚴重的病症…

等了許久,終於進了診間,又內診了一次,感覺又被捅了一刀,心底淌血! 那瞬間感覺好像拉肚子拉了十幾次般的痛苦。

B醫師:「你這個直腸裏頭都已經化膿了,膿包都已經破了…」

我:「對,因為前幾天 A醫師已經將膿包畫破了!」

B醫師:「那你最好住院觀察幾天,看看化膿的狀況是否會好轉,或是更嚴重哦!」

我:「那如果更嚴重,會如何處理?」

B醫師:「那就要開刀,放一支導管引流,讓膿瘍流乾淨,等傷口閉合,但是未來可能還會再另外復發…」

我緊張的問:「啥? 復發什麼? 」

B醫師:「可能會變成肛門廔管,那就要切除,也許還會影響到部份括約肌…」

什麼跟什麼,嚇死我了… 好吧! 當下我就決定住院,過兩天就住進來了… 回家以後,猛查資料:

~~~~~~~~~~~~~~~~~~~~~~~~~~~~~~~~~~~~~~~~~~~~~~~~~~~~~~~~~~~~~~~~~~~~~~~~~~

肛門廔管通常是肛門隱窩腺體發炎行成膿瘍,在急性期緩解後產生連接肛管或直腸與肛門周圍皮膚之間的管道。病人前來醫院尋求幫助時,往往不是第一次發生症狀,仔細追溯病史,病人以前可能有肛門周圍疼痛、紅腫的症狀,甚至自己可以在肛門周圍皮膚摸到一個硬塊,而且這個硬塊可能變大,而且觸壓時會更加疼痛。這些症狀有可能自行好轉或是當膿從硬塊破裂而出時,腫痛等不舒服症狀也隨即消失,雖然症狀消失,大部分還是會殘留一小硬塊。

病人如果因為不痛不腫而不以為意,沒有前往就醫,則上述症狀會不定期發作,有時只是分泌一些膿樣的液體,並沒有腫、痛的症狀;有時則是一次發作比一次嚴重,甚至發燒,無法忍受而就診。

肛門廔管的診斷在經驗豐富的專科醫師詢問病史和肛門指診檢查後即可確定診斷。如果病人此時正值急性發炎期,肛門周圍膿瘍硬塊併有嚴重腫痛,可以先行切開引流膿瘍,解除病人不適。然而根本治療還是需要進一步手術。經過病情評估之後決定手術在局部麻醉或是半身麻醉下進行。

肛門廔管的治療一開始找到肛門周圍皮膚上的外部開口,然後將探針從外部開口延著廔管管道探尋,一旦找出廔管的內部開口,即可將整個廔管管道打開,此手術稱為廔管切開術。通常進行廔管切開手術時,會切開病人的肛門括約肌,包括內括約肌得部分,有時也會包括一部份的外括約肌。有些病人會擔心手術後會造成大便失禁的問題,其實由經驗豐富的專科醫師進行手術,發生括約肌損傷而大便失禁的比例非常少。

病人接受廔管切開手術之後,只要大小便正常,通常於手術次日即可出院。但是病人手術後肛門傷口並未縫合,必須每天進行溫水坐浴數次。視傷口大小情形,癒合時間從2-3週到甚至超過一個月的時間不定。傷口癒合期間定期門診追蹤。

肛門廔管俗稱「透腸」、「套牆」。一般民眾不知道上述正確的治療方式,當症狀發作時,自行買藥服用,症狀消除後又不加理會;有些病患在膿瘍切開引流,腫痛緩解後就沒有再接受進一步的手術根除治療。

殊不知如果沒有找出整條肛門廔管和發炎的肛門隱窩腺體,徹底加以治療,則不只是症狀反覆發作困擾病人,更重要的是原本簡單的肛門廔管,經過數次發作後可能會演變成為複雜的肛門廔管;原本只是單純的廔管管道,只須進行簡單的廔管切開手術,如果沒有及早治療,等到錯綜複雜的廔管管道形成,甚至發炎膿瘍延伸至會陰部、骨盆腔、或沿肌膜上下侵犯,嚴重者引起敗血症,此時病人就有生命危險

因此一旦症狀出現,應及早就醫,尋求專科醫師協助並與醫師配合,只要儘早治療,結果通常令人十分滿意。平時除了保持肛門清潔衛生,養成良好排便習慣,溫水坐浴也是保養肛門得簡單方法。

~~~~~~~~~~~~~~~~~~~~~~~~~~~~~~~~~~~~~~~~~~~~~~~~~~~~~~~~~~~~~~~~~~~~~~~~~~~

看了網路上關於廔管的文章,尤其是上面紅色字的那句話,嚇死我了! 不趕快住院怎麼行!

2011年7月16日,我辦住院了… 其實長庚直肛科的病房大約等個兩到三天就等到了,感覺還可以接受,不像有些醫院或是某些科要等好久還等不到病房,對一個病人來說,等待病房的過程也是另人痛苦難熬的。

住院前兩天,晨媽忙的焦頭爛額,為了要照顧我,每天都要煮三餐給我吃,因為深怕再吃壞肚子,且只敢吃清淡的東西,所以盡量自己煮,免得造成腸胃不適又造成便秘或腹瀉,那就真的會痛到小菊花變成向日葵。而且住院期間必需把兩個小孩送給別人照顧,才有辦法陪我一起去住院。於是我們急忙聯絡大姐,先把兩個小孩送到台中去,幸好是暑假期間,小孩不用上學,比較方便,上帝真的很會安排,每一種考驗都安排的那麼巧妙。

住院去

住院的第一個晚上,我做了一個有趣的夢,之後的夢就記不得了,只記得每天都在打抗生素,而且不同時間交錯,每天都要打三種不同的抗生素,第二天開始,排便出來的味道都是抗生素的藥味,每天躺在床上,打藥打到有點想吐,沒什麼食欲。每天最大的娛樂就是到醫院的地下街吃美食,反正都住院了,吃壞肚子就直接叫醫生來吧 >_<

每天早上,醫生巡房的第一句話就是問:「感覺怎樣? 有沒有好一點?」

其實我每天都躺著,因為走路很不舒服,所以其實不排便的時候都還沒什麼感覺。一旦早上排便之後,傷口還是會痛! 如果排便兩次以上,那就會痛更久,也許要躺在床上兩三個小時才能再起來走動。

一直這樣子持續到了第七天,B醫師總算開口說了:「既然打了一週的抗生素,傷口還是沒辦法自己好轉,那還是要開刀比較好。」(註:打抗生素只是為了怕細菌感染而造成敗血症,主要還是靠人體自我修復能力去修復自己的傷口)

唉~ 真是… 如果要開刀,為什麼不一開始進來就直接開一開比較乾脆,在這裏折磨了七天。然後,B醫師又用一種不確定的口吻問我:「還是你要先出院? 回家再吃幾天抗生素,看看自己會不會自癒?」

我和晨媽此時詳細的問了所有關於開刀的過程是如何處理傷口,以及術後會不會再復發之類的問題,結果B醫師說:「這東西 100% 會復發的啊! 但是搞不好你出院後再吃幾天抗生素又自癒,那也許就不用開刀了,你可以自己決定…過幾天再來回診看看需不需要開刀也可以…」

哇咧! 根據之前查過的許多資料,若直腸肛門有膿瘍沒有治好,很可能會造成膿瘍為了找出口而到處亂竄,形成的廔管會愈來愈多條,愈複雜難以治療,我看這個醫生雖然滿頭花髮,但說話不是很有自信,我也開始有點害怕。當下,我決定先出院,過幾天再回診看狀況。

大約過三天吧,再回診的時候,又被捅了一刀,心裏真是血流不止,欲哭無淚。

B醫師:「你放鬆,不然沒辦法檢查…」然後用手指伸進直腸去反覆按壓傷口!

此時,我已經痛到冷汗直流,眼冒金星,我心裏想著:「你XX的… 痛是一種反射動作,誰痛的時候能夠放鬆啊… 你乾脆叫我去學拉梅茲呼吸法好了…而且傷口已經很痛了,還反覆一直按壓! 」

檢查完了,這兩三分鐘感覺好像過了一年那麼久!

我:「醫生,怎麼樣?」

B醫師:「看起來傷口還是在流膿,沒有痊癒…」

我:「那…怎麼辦?」

B醫師又操著沒什麼自信的口吻說:「看你是要開刀,還是要回去再吃抗生素看看會不會自己好!」

此時我已經有點小不爽:「醫師,對我來說,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但對你來說,一個月就要來個好幾次! 你處理過那麼多病人,應該是你要給我建議,而不是由我自己決定吧? 」

接著換晨媽又問了一堆問題,搞的B醫師有點不耐煩了,於是我打斷晨媽,有點生氣的口氣說:「他是醫師,不是老師啦!幹麻跟你講那麼多,我們自己回家問 Googel 比較快啦!」

B醫師這才收起不耐煩的表情,帶點尷尬的說:「即然抗生素吃那麼久了還沒好,那我想還是開刀吧!」

我:「好啊,我聽你的,最快什麼時候?」

B醫師:「可是你上次住院到下次開刀入院沒超過14天,呃…有點為難…」

我:「什麼事情有點為難?」

B醫師:「因為未超過14天又入院,健保局會以為我故意要賺取健保費用而不當操作… 然後我就要寫一堆報告,有可能還要罰錢…」

我:「好,如果你為難的話,我就找別的醫師,你是要不要幫我開刀呢?」

此時我已經有點火大了,對一個身體很不舒服的病人來說,這些顧忌在當時顯的和我的病情毫不相干,如果真的因為麻煩或罰錢,那我乾脆換個醫生,或直接換家醫院,我也不想讓你這種沒有自信的醫生開刀,說真的,我也是「挫咧等!」。

最後,我請醫生幫我排病房的時間,我要開刀。不過當下我已經決定,回去再問問其他朋友有沒有認識的直肛外科醫生。那一陣子,朋友都告訴我,既然要開刀,那就多看幾個醫師,以免草率決定,沒處理好的話,下半輩子的生活起居可是很麻煩的啊!

於是,此後的兩個星期,我連續又看了榮總的C醫師,長庚的D醫師,中山醫院E醫師…全部都是朋友介紹的,所以前前後後,我被捅了十多刀以上… 民國100年,我真的是受夠了,我永遠記得這一年所受的痛苦…

榮總的C醫師

說到榮總的C醫師,又有一段心情 DOWN 到谷底的故事:

當天,因為小孩已經從台中回來了,所以又只好請我媽來幫忙照顧小孩,我忍痛開著車先去萬華接我媽上車,再開車到很遠很遠,且人又很多很多的台北榮總,在診間等了很久很久,從三點等到六點,總算進了診間,又被捅了一刀後…

榮總C醫師:「你這個厚! 已經有廔管了,要趕快開刀,而且傷口在直腸,如果再進去一點,就更麻煩了,已經不像一般痔瘡開刀那麼簡單,會開的醫生不多,技術性比較難! 而且要切掉一部份的括約肌!」

我:「那以前有相同的案例嗎? 」

榮總C醫師:「有啦,但是不太多!」(聽到這裏,我已經灰心到了極點…)

晨媽問:「那有成功案例嗎?」

榮總C醫師:「當然有啊! 不過也有失敗的…」(我咧…我快昏了…)

晨媽追問:「那失敗的現在怎麼樣了?」

榮總C醫師:「阿就復發就再回來開刀啊…大便比較忍不住…這樣子」(此時我的心情已經 DOWN 到了谷底,整個想死掉算了…該不會搞到要做人工肛門吧…)

榮總C醫師說話很有自信,但是句句至人於死地! 這要命的自信,真的會令人聽了想死,信以為真!

我:「好吧,那開刀最快排在什麼時候?」

榮總C醫師:「至少一個月後!」(靠…這時候我已經忍不住要飆髒話了…)

我:「為…為什麼…那麼久?」(比起長庚兩三天就排到病房,一個月真的好久…)

榮總C醫師:「因為癌症病人要優先處理,開刀房排的滿滿的!」(其實白色巨塔裏的公開秘密,送紅包或是靠關係,都已經習以為常,也許靠朋友橋一下,不用等到1個月,不過我覺得,還是再找第三個醫生看一下! 因為我不知道到底是這個醫師技術很好且很有自信,或者是技術不好所以覺得我的手術難度很高。 )

長庚的D醫師

長庚的D醫師是教會的朋友介紹的,聽說在長庚的直肛科是院內的工作人員都會推薦的醫師,且長庚離桃園比較近,晨媽可以開車在家裏和醫院之間往返。因為晨媽真的不敢開車到台北市裏頭,所以如果真的要去榮總開刀,晨媽的壓力很大。

不用說,又被捅了一刀,不過長庚的D醫師說完我的病情後,讓我整個心情解放許多,他說只要把傷口化膿的皮膚切除再縫合,括約肌雖然會碰到一點,但不會有影響日後生活的問題發生。

哈! 太棒了! 我決定給這個醫師開刀!

中山醫院E醫師

就在我決定要給長庚D醫師開刀的時候,我BNI長發分會的朋友,玉梅大姊當天晚上打電話給我,說她的朋友認識中山醫院E醫師很不錯,要我一定要去看,可是我說我都已經決定要開刀了,而且病房都排了…

但是玉梅大姊還是請我一定要去中山醫院看一下,因為是朋友認識上層的人士,開刀絕對有保障,反正都已經要開刀了,就再去這最後一家看看吧!

好吧! 我也給自己一次最後的機會,其實我是很怕又要再被捅一刀啦! 不過玉梅大姊都這麼說了,所以我就在隔天去看了中山醫院E醫師。由於是高層人士直接介紹,所以我也特別和醫師聊了一會兒,我把之前看過的每一個醫師的名字都說了一遍之後,E醫師每個都認識,而且有的還是他的學弟。

更巧的是,他一看完我的病症之後,他說剛好前一個星期才剛開完一個和我症狀一模一樣的病人,而且那個病人還是台北某醫院的骨科醫師,因為之前在他自己任職的醫院開刀後並沒有復原的很好,所以又來這裏找E醫師開刀。我聽了之後心情大為振奮! 啊! 太好了,我有救了!!

原本8月7日週日就要排開刀,可是剛好醫院要大掃除,所以延一天,開刀當天… 正好是 民國100年8 月8 日爸爸節,這個節日真是叫我永生難忘!

開刀當天,我體會到了超快速的檢查效率,果然是個麻雀雖小,五臟具全的醫院(和榮總或長庚比起來),週一早上住院,馬上就檢查完抽血,心電圖,斷層X光…下午就送入開刀房了!

開刀之前,又要灌腸…厚~ 好吧! 最後一次瀉肚子了,希望開完刀之後能夠一切順利,這樣的折磨從6月3日到8月8日,已經兩個多月了…真是夠了!

進入開刀房,病床推入的那一刻,五味雜陳的心情真是難以言喻,反正就是任人宰割,生死有命了! 醫生叫我爬上一個有三角型突出物的床,我趴在那個隆起的三角錐上,還滿舒服的,然後醫生說放輕鬆,會讓我小睡一下,不到兩分鐘… 我又被推出病房了…怎麼會這樣? 不是要開刀嗎?

待續…病後日記(8)手術前後的心境轉折-4

我開刀的醫師資訊在第(9)篇有名片,請繼續往下看吧!

2011 開始,我也一直在嚐試不同的飲食,能改善天生腸胃消化不良及腸胃過敏的問題,後來朋友介紹之下,我開始對益生菌,核酸,優質蛋白,纖維粉這類健康食品進行測試,除了一般藥房賣的,也吃了幾家直銷公司的產品,現在終於有了一些心得,也很少會肚子痛,以前吃麵包配牛奶或是生菜沙拉就會拉肚子,或是不知原因就會便秘,現在居然都不會,真是太神奇了,我查了很多資料,應該是自己天生就少了某些好菌(在出生前的營養短缺),經過一段時間的健康食品加強補充之後,腸道好菌多了,就改善了這三十多年的問題,我真的超開心!!
B 游耀東 C  D 陳進勛

No comments ye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